10月底,笔者和同事参加了今年的南京电动车展。

这已经不是笔者第一次参加电动车行业的展会了,所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笔者同事刚从其它部门调岗过来没多久,显然没有类似的经验,满脑子都是如何按照之前CES或者MWC这种科技大展的形式进行报道。
电动车这个行业,和我之前的想象不太一样,挺魔幻,也很现实。
所以,当第一天做内容的时候,一贯以撰稿又快又好著称的他,半天没写下一个字。

我打趣地问他感觉如何,他半天只回答了七个字:“挺魔幻,也挺现实。”

我们都在南京看到了些什么

在南京展上,令我的同事感到无所适从的,不只是各个品牌长相都差不多的电动车,还有震耳欲聋的高分贝音响、卖力招徕观展者的“主持人”、穿着暴露的模特、游走在展馆内的人体广告,当然,还有招呼经销商上车去工厂参观订车的销售经理们。

站在台子上卖力招徕人气的主持人

电动车的魔幻与现实 一场展会暴露无遗

各种车模走秀(穿着太过暴露的就不宜在这里展示了)

兼职在展馆内举牌游荡的“人体广告”

随处可见的高分贝音响

招呼经销商免费住酒店参观工厂的销售经理们

原本我的想法是,看看新国标发布后的第一届南京展上,各个厂商在国标车和电摩上都会有哪些新动作、新技术和新产品,至少新国标能让市场变得更加有序一些,但现场情况似乎和我们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电动车的魔幻与现实 一场展会暴露无遗

正规厂商专门打造了国标车专属展厅

我们看到了国标车,也看到了合规的电摩,但更多的还是超出了电动自行车标准,又没有相应电摩资质,看上去花花绿绿然而又大同小异的“超标车”。

然而其它品牌超标车依然比比皆是

也就是说,南京展和之前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

既然还有半年的时间就不能上市销售了,这些厂商为什么还要在南京展示这些“超标车”呢?想不明白。

五羊本田展示的整车防水黑科技

当然,南京展上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品牌和车型,比如五羊本田展示的整车防水和高强度车架,以及绿源展示的超级快充技术。但是,这些实实在在有用的展示,也淹没在了一片嘈杂的展馆中。

至于那些在展会中租一个小格子或干脆就在展馆外“练摊”卖一些低价劣质零配件的,以及不知道怎么混进去开始卖土特产、纯银首饰和翡翠玉石的展位,也是很魔幻了。

展馆中居然出现了售卖银质首饰和翡翠玉器的摊位

“这更像是一场盛大的农村集市,而不是一场展会。专业展会更应该强调研发、探讨技术、展示创新,而不是说我这台车只卖399,搞一些模特秀招徕人气,或者‘跟着我们去工厂参观,免费住五星级酒店’之类的。”这是我的同事在回来总结时反复说起的。

展会有多魔幻 行业就有多现实

如果说这是一场魔幻的展会,那么从各种光怪陆离中,折射出的却是行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作为国内规格最高的电动车展会之一,南京展本不应该缺乏关注度,但从展会的前前后后来看,南京展可能已经有些后劲儿不足了。

本次展会头部品牌参展商数量相对有限,感知观众人数也不如之前

雅迪没来,爱玛没来,新日没来,绿能没来,立马没来,大阳没来,小牛没来……

从参展商规格来看,五个头部电动车品牌有三家干脆没来,有些算不上头部但也是知名的品牌也只是买了一些广告位,并没有实际参展。有消息说,大厂展示样车后,两个礼拜后市面上就能看到模仿者,大厂已经被抄怕了。

同款车型几乎每家都能见到

从现场大同小异的各个品牌电动车中,我们愈发觉得,这种说法应该是真的。

还记得当年小牛N系列新车发布后,两周之后市面上就出现了模仿小牛天使眼大灯的车型,本次展会上这样的车依旧被堂而皇之地摆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高仿小牛N系列车型依然出现在了很多展位上

观众的流量同样值得关注。从主观感受来说,今年来南京展的人数比年初天津展和去年的南京展都要少,虽然我们没有拿到本次展会的观众人数统计。至少我们在提前两天预订展馆周边的酒店时没有遇到任何无房或者涨价的尴尬,载我们的出租车司机甚至都不知道这里究竟在开什么展会。

豪包半个展馆的小刀电动车(本次展会最大展台)

而进入到展馆后,大品牌都在争取最大的展位,展示最多的车型,用分贝最大的音响,请明星找模特,抽现金画大饼,用尽可能一切的方式,让更多的经销商来到自己的展台。销售经理把“上钩”的经销商稳住之后,展馆外等候多时的大巴车会把他们拉到工厂,好吃好喝招待是少不了的,然后就是各种宣讲,最后一定是签协议交钱订车,然后一切结束。

一切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就是为了铺渠道,就是为了卖车。

“拉拢经销商的过程一定要简单粗暴,越浮夸越好,这样最有效;展示技术最不划算,大家都半斤八两,经销商感觉不到,消费者更感觉不到,钱花了没办成事儿,这个绝对不可以。”一位资深电动车展会承包商朋友如是说。

这就是电动车行业的现实。

展馆外 又是另一番现实景象

当年有人在自行车的基础上加装了一套简易电力驱动装置,这就是电动自行车的原型。实际上,如果你的动手能力够强,你完全可以在家把一辆自行车改装成电动车。

“这个东西(电动车)完全没有技术含量,所有的零部件都是现成的,采购价格也基本上都是透明的,自主研发投入产出比太低,也容易被抄袭,所以大家表面上都说自己有核心专利技术,其实还是靠供应链。”一位在电动车行业里混迹多年的朋友如是说。

于是,我们在展馆外就看到了很多不知名品牌(甚至没有资质没有品牌的小作坊)的车型,同等配置条件下,价格绝对比你在展馆里看到的那些都要低。

“毕竟能进馆里的,都是交了钱的,都要打品牌打广告的,这些都是钱,XXX弄那么大一个展台,又是请明星又是请模特的,怎么不得烧个大几百万,我们这是直接厂家对消费者,B2C,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便宜。”一位操着河南口音的大姐极力向笔者推广他们的电动三轮车。

大姐向我们展示的电动三轮车宣传页

她说的是实话,但这也只是事实的一个面。我相信,如果你买了他们的车,这辆车的使用寿命多半不会超过一年。

在大姐身边,除了卖电动三轮车的,各种电动自行车、老年代步车、各种零配件的商贩也都在路边摆摊等待着属于他们的生意。

与展馆内相似的是,如果你忽略它们的品牌,你完全找不到它们之间的差异。

与展馆内不同的是,外面的这些,它们大多只有一个厂名和联系方式,没什么品牌。

在等车的间隙,我也用不太熟练的河南方言与另一位操着河南口音(听着应该是),展示推销电动车的小哥聊了聊。

一位展馆外展示推销电动车的小哥

“恁这个车用的是啥电池啊?能上牌不?”

“你看你说的,现在俺这都用的锂电池,这都啥年代了,俺这新车都是锂电的,60V的72V的都能做,这个车电机是1200W的,也能做别的规格的,一切看你需要。上牌这个车可上不了,对了,恁是哪坡哩耶(我猜是问我从哪里来的)?”

“北京,这不是要强制……”

“我知道我知道,恁地方屁事儿太多,俺之前也卖过北京那边,今年5月份就不往北京卖了,给自己找不痛快。中国那么大,那么多不用上牌的地方,弄啥非要给自己找别扭,恁说是不。”

“上牌也就大城市要,中小城市还是乡镇农村,哪个有人管?恁说对不对?”小哥最后说了一句。

写在最后

压价格抢市场,你卖1500,那我就1300,传统相声《卖布头》的桥段就这样在电动车这个行业中打了近10年,以至于如今电动车市场单台车均价也不过1500元左右罢了。

利润率低,只有想办法压低成本,以量取胜。

所以,大家在各种展会上用一些魔幻甚至有些三俗的手段吸引经销商,也是现实的需要。

“哎呀,你这就是手机发布会看多了,只知道苹果三星高大上,瞧不上我们这些土老板。眼光不要总盯着北上广,北上广在中国不也只是三个城市么?中国600多个市,1600多个县,经销商和消费者层次都不怎么高,这么搞可能你们觉得low,但他们喜欢啊,这就够了。”那个圈儿里的朋友如是说。

模特每天不知道要与多少经销商合影留念

他说的没错,的确喜欢这样的大有人在。

魔幻与现实,在这一瞬间似乎解释了,为何电动车行业10年来都在原地踏步,止足不前。

python量化交易
http://www.mdshare.cn/comm/topic/2750/
《期货跟单软件视频教学4集》
《酷操盘手期货跟单软件》
《开户中国期货低佣金开户》
《mdshare财经数据接口包》
《某python量化交易框架性能评测》

《量化界社区http://www.lhjie.net》
Python人工智能算法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