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魔猎人》原著小说作者Andrzej Sapkowski入禀当地法院,要求游戏开发商CD Projekt Red(CDPR)因利用自己的著作开发同名游戏缴纳额外的版权费。

问题是CDPR早就交过这笔钱了,否则不会有这游戏。不行!当初说好只有一部游戏,什么资料片、DLC、续作统统没交钱,小说作者Andrzej Sapkowski在诉状中称。

你能想象CDPR与Sapkowski签合同时规定了只能出一部游戏吗?你知道Sapkowski当初拒绝了从游戏销售利润中分成的提议,坚持要对方一次性趸交吗?

“CDPR的人提议从利润中抽成,我拒绝了,根本不会有利润好嘛,现在就把钱给我,立刻!马上!全都给我!”,这是Sapkowski接受采访时的原话,他回忆当初与CDPR签授权协议的事。

蠢吗?很蠢。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蠢到把所有权益拱手相让,因为不相信他们会成功。谁能预见此番成就?我反正不能。”

Sapkowski之所以会犯下这个愚蠢的错误完全是因为他对游戏有偏见,“有空就玩玩牌喝喝酒,去杀火星人太傻了,我的观点就是——游戏都很愚蠢。”

因此他从来不关心CDPR在干什么,不去看也不发表意见,毫不关心。“我是波兰鼎鼎大名的安德烈斯·帕克沃斯基,他们是无名小辈。文学与游戏从来就不搭界,就像西与东,不可混淆。”

“把小说改编成游戏不算大逆不道,但两者并非一回事,游戏能再现什么样的精妙事物?可有文学美感可言?可大有深意?可弘扬什么样的文化?并没有。”

“他们提出要以我的书为基础进行二次创作,讲他们自己的故事,好哇,看看他们有什么能耐”,Sapkowski称。

如果非要这么清高,请一直保持下去。瞧不起游戏但瞧得起游戏赚来的钱,最后还是为俗物折腰——岂非折腰,简直要撕破脸皮。

自命不凡 却为俗物折腰

好在CDPR考虑到这桩诉讼影响不好,一直试图与Sapkowski达成庭外和解。Sapkowski在诉状中要求CDPR支付上千万波兰兹罗提(1兹罗提=0.27美元)以补偿他巨大的心理落差——最终他很可能得逞,但数额是否如愿,就难说了。

《期货跟单软件视频教学4集》
《酷操盘手期货跟单软件》
《开户中国期货低佣金开户》
《mdshare财经数据接口包》
《某python量化交易框架性能评测》
《量化行业的神狗模式》
python量化交易
《Quicklib程序化交易框架www.quicklib.cn》
Caffe深度学习框架

《量化界社区http://www.lhjie.net》
Python人工智能算法库